谢无敌当代中国书画网首席执行官、总编
电话:13838290919 E-mail:zhwd602@sohu.com QQ:252058484

 河北美术学院

 
躲过一劫——史正学
发布时间:2013年2月7日  阅读次数:1656299  字体大小: 【】 【】【
 

    我差一点被枪毙,那是一次惊心动魄的劫难。事情发生在家乡洛阳沦陷前夕,我才刚10岁左右,约为1942年。日寇侵略军大举向豫西推进,国民党军队节节败退,散乱的溃军到处抢劫,拉夫(让老百姓给他运送行李)横行霸道。一天我刚进家门,正巧碰上一个身材高大的军官模样的败军,他手上持着明晃晃的带刺刀的长枪,怒气冲冲的向我走来,恶狠狠的喝问道:“你见到刚过去的那个老汉没有?”,我答“没有!”。“什么!没有?” “你和他正走对面,能没看见?你这个小杂种不老实!”他像个恶狼一样吼叫:“你再不说实话,老子一枪捅死你!!跟我去找那个老汉去”,说着他用刺刀顶住我的后腰,“快走!”。我只好走在他前边,出了家门,一直走到村西头未见到一个人。突然有个街坊的老奶奶在他家门口,老人吓得浑身发抖,颤惊惊的说:“长官!你……就饶了他吧!他还是个小孩!”那军官并不答理,因找不到人,更是怒气冲天,又让我拐回来,并吆喝:“今天如找不到那个老汉,就枪毙你这个小杂种!”他用刺刀把我的后腰顶得更痛!但我不敢吱声,只有快走。这时我的奶奶和我的母亲早已从家中跟着我撵出来,母亲手中提着父亲的一双新皮鞋和一双新袜子说“老总(对国民党的尊称)你消消气,换上它!脚湿着多难受呀!”军官仍然不理她们,只管押着我回家,奶奶、母亲又跟着撵到家中,那个军官边走着边怪叫:“今天一定要找到那个老汉,找不到老汉,就枪毙这个小杂种!”母亲吓得哭出来,一手提着鞋、袜,一手抓住军官的枪脚说:“老总!你饶了他吧!他是个吃屎的孩子,狗屁不通,你饶了他吧!”母亲死死的拉着,军官顺势用枪脚狠狠地把我母亲捅了一下,母亲扑通一声坐在地上,又顺势跪在地面上向军官求饶,“你饶了他吧!你饶了他吧!”母亲哭着说“这双鞋、袜你试一试……消消气吧!”当时鞋袜已掉在地上,就用她的双手死死的抱军官的枪脚。我看着母亲和他纠缠,军官正回头没有注意我时,我就赶紧拐弯,跑到我家西边的套园,因为直着跑人家会看见我,套园中有两个杆草垛和柴禾垛,但我不敢在里边藏,因藏时会有呼呼啦啦的响声,会被发现的,又继续拐向南边,一看地下有个红薯窖,像口井,这是我帮奶奶储藏红薯时下去常玩的地方,约有2多深,我不假思索的就一下子蹦下去,窖底下是松土,不伤脚,窖底东西两边各有一个洞,是藏红薯用的,一看西边洞空着,我就连蹲带爬躲进里边,外边从井口看是看不见我的!但上边军官的叫骂声,母亲及全家人哭着求饶声,我听的一清二楚,“妈的,一扭脸这小杂种也看不见了,我看他会飞,这一老一小,都得枪毙,一个也不能饶!”说着听到用刺刀挑拨及刺戳柴草的声音,母亲连说:“老总!老总!你消消气,饶了他吧!他是个孩子呀!……”听着脚步声越来越近,走到了红薯窖口边了,这时我屏住呼吸,一动不动,只听嗵嗵两声!震天动地,虚土蹦在我脸上,打的很痛,双耳嗡鸣,晕头转向,更不敢吱声了。原来他想我可能藏在下面,,想把我吓得跑出来,或者打死我,就朝窖里开了两枪。等了好久,听着吵闹声远了,母亲小声叫我:学……、学……,人家走了!我慢慢从红薯窖里爬出来,母亲抱住我,“多危险!多吓人呀!人家一看你也跑了,找不到你,更加暴跳如雷,像老虎一样用刺刀到处轮,见柴禾垛就乱戳,我生怕你躲在柴禾垛里,戳住你!孩子,捡了条命呀!你咋会想起来跳到红薯窖里!?不是你从窖里出来,我们也不知道你藏在啥地方”。   

    原来那个军官,到处抓民夫,为他们逃跑送行李,但青壮年及有劳力的老人,全都躲起来。到我家来时,正好碰到邻居家的老伯在我家,就让他跟着去,但我家和数家相通,是个很长的院落,从南到北房子相连,拐弯抹角,这样一跑军官就找不到了,那军官生气的到各个房间乱找。他找到奶奶的住房时,奶奶不在屋,房间大,老式窗子很小,屋内一片漆黑,他用刺刀到处拨、戳到奶奶的大床下,奶奶很勤俭,尿也不舍得抛洒,留着当肥料,攒了一大瓦盆,军官用刺刀拨的太猛,咣、哗一声把瓦盆打得粉碎,尿水四溅,一下把他的新鞋、新袜子全打湿透了,找人又找不到,还洒了一脚尿骚,气坏了,于是就怒气冲天,到处发疯。因此就产生了前边的一幕。后来老人、小孩全找不到了,再加上我母亲及全家人的百般苦苦求饶,又送上父亲不舍得穿的新鞋、新袜子,军官换上还正合脚;奶奶、伯母当时又到厨房弄了五个荷包蛋,劝说,老总!你累了、渴了,喝点吃点,压压饥吧!他穿了鞋,又喝了荷包蛋,这才消了点气,最后临走时还说:“我一定要找到这两个孬种,不会饶他们。”

    晚上父亲也回来了,正在吃晚饭,突然看到一道手电灯光,从前门照来,我拉住父亲就急忙向后门跑,在黑灯瞎火中,跑出了后门,趴在不远处的一座大坟堆的酸枣树下,看见手电光闪了几下,不见了,等了很长时间,母亲才小声喊叫,学……学……回来吧,人走了。

    回到家中,全家人围着我泣不成声,说:“国民党正在逃走,日本兵很快会打来,这日子什么时候才能到头”。

    回想在那个人命如蚁、朝不保夕、灾难沉重、民不聊生的艰苦年代,能熬到今天的和谐盛世,实在幸运。抚今比昔,虽然年逾八旬,也应该为社会做点力所能及的微薄奉献,来回报党和国家的关怀。

   史正学

20130108

 
 
 
  当代中国书画网简介  
 
当代中国书画网廖静文为首席顾问。王学仲、李公涛、史正学、周志高、王培东、刘灿章、甄忠义、李宝光、曹学德、朱超、王太顺、岳修武、葛纪谦、黑子敏夫、龚柯、林从龙、陈天然、韩伟业、赵抱衡、周俊杰、许由等为艺术顾问。是当代中国最具影...

 
  名人世界  
 
 
廖静文
 
 
 
曹学德
 
王学仲
 
朱超
 
王培东
 
冯文成
 
岳修武
 
王太顺
 
葛纪谦
 
王际鑫
 
韩伟业
 
张敏
 
杨乃寒
 
  推荐艺术家  
 
 
  友情链接    
 
 
 
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友情链接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 |
版权所有当代中国书画网 最佳分辨率 1024×768  业务QQ:252058484 E-mail:zhwd602@sohu.com
Copyright 2011-2012 www.ddzgshw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豫ICP备05003733号